“公上家的小丫头啊,哪一个?公上家我记得有两个小丫头的。”巴里勒说道。

“呃,有两个小丫头吗?那你问问聂斯琪,她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。”叶萌笑了起来,“你呀,回去了别总是欺负聂斯琪,她还是个小孩子心性呢。”

“知道了,不会欺负她的。”巴里勒笑呵呵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公上家的哪个丫头这么有福气,让女神觉得有眼缘了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上次去的时侯,那小丫头看起来三四岁的样子,现在估计有五六岁了。”

“那应该是大丫头公上晴了,小丫头现在才两岁半估计。”巴里勒说道。

“公上晴。”叶萌默念了一句这个名字,“挺好听的。”

“那是,公上家的老太太是个文化人,听说名字是老太太取的。”巴里勒继续说道。

叶萌笑了起来,“行啦,不跟你说了,你到了记得给我们电话,一路顺风。”

“你们,唉,这有男人就是不一样,说话做事总是你们你们的,真是酸死了,我告诉你,你可别刺激我,再刺激我,小心我……”

‘吱——’

他话还没有说完,手机里传来刺耳的刹车声,然后电话便挂断了。

叶萌握着手机叫了好几声,“喂,喂?”

夏日明媚热裤女生单车出行美拍

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,她看着手机,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墨锦城叫她,“出发了。”

叶萌还站在那里发呆。

墨锦城走过来,揽了一下她的肩,“怎么了?”

“电话断了。”叶萌盯着手机,呆呆的说了一句。

墨锦城笑道:“也许是手机信号不好。”

叶萌点了点头,继续收拾东西,他们今天也要去外地。

只是东西收拾到一半的时侯,她总觉得眼皮子不断的跳,她又给巴里勒打了一通电话,电话响了,可是却是无人接听,她一连打了三四次,都是无人接听。

她又打给司机,司机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,叶萌一下子就有些慌了。

她开口,“墨三,我总觉得今天有事儿要发生,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?”

墨锦城沉吟了半晌,点头,“好!”

只要能让媳妇儿安心,墨锦城倒是啥都愿意做的。

两人放下手头上的东西,墨锦城掏出手机打电话,“孟泽,跟那边联系,今天可能过不去了,之后再另约时间。”

安排好这些事情,两人开车往机场去了。

一路上,叶萌都开着广播,听听有没有什么交通事故。

她不断的换着电台,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。

她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,“可能是我想太多了,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大事儿发生。”

墨锦城勾唇,“你这性子就是小心一些,既然你不放心,咱们就去机场看看,还能赶上送他们一趟。”

“嗯。”叶萌点头。

两人到机场,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巴里勒他们。

最后等到他们的那个航班要起飞了,机场的广播里不断的喊着他们的名字,叶萌跟墨锦城对视了一眼,“什么情况?他们没有到机场吗?”“出事了。”墨锦城的脸色格外的沉重,“我估计是沈家那边动的手,只是巴里勒要与墨家合作的消息并未传出,沈家为什么要对巴里勒动手呢?按理说,上次巴里勒去了一

趟沈家,没有来墨家,他们应该会认为巴里勒会与沈家合作吧。”“除非是巴里勒身边的人走漏了风声,或者是我们的人……”叶萌想到这里,心里就有些烦乱,“不行,我们不能让巴里勒出事,要不然,我们最近的努力岂不是部白费了

。”

墨锦城点头,“嗯。”

“可是现在他们在哪里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叶萌有些慌了。

“去沈家。”墨锦城握了握她的手,“别着急。”

叶萌看着墨锦城淡定的模样,笑了起来,他总是这样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。

他手上的温度一点点的从她的手上传遍四肢百胲,她一下子就淡定下来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两人又一起上车,还是叶萌开车,墨锦这时打开了自己随身带着的电脑,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敲打,很快,他开口,“不在沈家,去郊区,南面。”

叶萌回头往他电脑上瞟了一眼,看到电脑上居然是一张地图,上面有一个红点不断的闪啊闪。

叶萌惊讶道:“你在哪里装了跟踪器?”

“车上。”墨锦城继续敲着电脑,回了两个字。

叶萌没有说话,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,调转车头,朝着南郊开去。

她车速极快,本来一个小时的路程,她仅用了半小时就到了。

看着他们越来越接近地图上的红点,叶萌的手心里不断的冒着汗。

墨锦城却突然开口,“停车。”

叶萌一脚刹车踩下,“怎么了?”

墨锦城伸手抚着叶萌的脸,“乖,你在这里等我,我已经给吴家四兄弟发了消息,让他们来支援,你在这里等他们,我先过去看看。”

叶萌知道他是担心她,可是她也会担心他的啊。

她伸手握住他的手,“墨三,我们是夫妻,我们结婚的时侯说好的,无论富贵还是贫贱,无论安逸还是危险,都要携手共度的,你现在就要抛下我了吗?”

墨锦城低笑道:“怎么可能?我只是让你在这里等着吴家四兄弟过来,我怕他们不知道路。”

“那你同我一起等。”叶萌执意不松开他的手。

墨锦城轻轻的拍着她的手,“你知道如果今天巴里勒在华国出事,若是巴里勒身边的人出卖了他,那说明什么?”

“说明我们将失去G国矿产开采权,巴里勒身边的人会跟巴里家族的人说,是墨家害了巴里勒?”叶萌猜测道。

墨锦城点头,“是,所以,我们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保巴里勒,不仅因为矿产的开采权,更因为巴里勒是我们的朋友。”

叶萌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墨锦城,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跟着他了,因为他待别人真心。

“一起去。”叶萌握着他的手,坚定的说道:“相信我。”墨锦城终于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下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