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,当此次皇帝行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叶琼也是被惊骇,也痛惜了。

没有办法,事已至此,昨夜之事,无辜死去那么多的人,皇帝必须为这件事负责。

所以,他现在不怕太上皇审皇帝,就怕太上皇心软,故而出言逼问赵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为何要纵乱兵杀人?”

“乱兵……陛下身边的人认为,只有铁网山彻底乱起来,趁乱……”

趁乱让太上皇死在乱军之中,然后便可以把罪名落到二皇子的头上,如此一来,回京收拾二皇子的理由都不用另外找了。

一箭双雕,不可谓不果断狠毒。

叶琼等人也是面色一变,他们显然也是想到了,太上皇没有被夺权的可能,要想夺太上皇的权,只有太上皇死……

太上皇威望犹如泰山之盛,满朝文武都遵从太上皇号令,只要太上皇还活着,不论景泰帝手段多么高明,他都掌不了权!

也就是说,没有和平演变的可能,只有太上皇死才能如景泰帝之意。

赵显然不太敢直言说出让太上皇死的话,他略过了这一句,接着将他们所有的计划,包括昨晚如何动手的细节一一道来……

其实,赵等人起初并不是没有想过咬定他们是二皇子的人,将景泰帝撇开,然后期望景泰帝最后能够救他们这些车前卒一命……

但是,在太上皇麾下的锦衣军的酷刑逼供下,他们几乎不曾坚持半个时辰,就将实话部说出来。

双马尾辫美女户外森系写真笑容甜美

倒也不是他们部心志不坚、贪生怕死至此,而是,干这件事之前,他们根本没想到过会败,因为败了就部死而已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必要考虑败了之后的事了……

可是真的败了,却不是那么容易坦然面对死亡和满门抄斩的。

没有深思熟虑过的负隅顽抗,自然也就很容易被摧毁。

再说,昨晚的动乱是二皇子策划的,这种话也就骗骗那些老百姓和什么都不懂的无知蠢货,在此间这些人面前,若是那么说,真的就是故意激怒他们了。

于赵而言,此时,祈求得到太上皇等人的宽恕,能够侥幸活下去,或者说能够让家人能够幸免,就是他们唯一的奢望。

所以,他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听了赵的话,叶琼十分震怒且悲哀。

景泰帝,居然真的就为了提前掌权几年,而枉顾那么多王公勋戚的死活。

昨晚,若非太上皇仁慈,放他们进行宫,只怕不知道有多少身份尊贵的人要死在乱兵之下。他们这批人,几乎占据整个大玄的上层,若是他们都死了,整个大玄,只怕也会瞬间风雨飘摇!

景泰帝居然丝毫不顾虑?

他不知道,对景泰帝来说,只要昨晚不主动到行辕避难的,说明都是心向太上皇的人,既然心向太上皇,那就死不足惜!

就算昨晚不死,以后,他也会一一清算……

叶琼左思右想不明白,最终发出一声叹息,道:“陛下,老臣一直有个疑惑。景灏从小勤奋好学,性情温雅,虽不敢说天资绝代,亦可说是才学不凡,为何,陛下对他却始终无甚关心,甚至处处防备?

反而,大皇子才智平庸,行事荒唐,却能得到陛下的真切教导……

还请陛下解惑。”

叶琼拱手拜道。

太上皇也顺着叶琼的目光看去,正待说话,忽闻近身侍卫来报:“小沐王爷求见。”

太上皇眉头顿时一皱。

冯祥在一边提醒道:“昨晚乱兵围困行宫之时,小沐王爷也曾带兵来救……”

太上皇面上没什么变化,表示可以让进来。

其他人对此也没什么疑虑。

沐秋波虽然有和逆贼勾结行刺太上皇的嫌疑,但那是景泰帝所言!

如今皇帝被发现才是最大的幕后主使,那沐秋波身上的嫌疑,自然就值得商榷了……

“罪臣吗,沐秋波,参见太上皇。”

沐秋波独自进殿,只与太上皇一人跪见,似乎没有看见就站在他旁边不远的景泰帝。

太上皇眯着眼睛看他一眼,令起身。

其实太上皇有些疑惑,昨日景泰帝既然给沐秋波定了罪,就算一时没有处置他,肯定也是严格关押起来的。

而他,昨晚居然还能带兵来救,说明其中必然有些问题……

但是太上皇也是有城府之人,只是问道:“你求见所为何事?”

“惊闻昨夜叛军作乱,虽蒙太上皇运筹帷幄得以平息,但是臣心中还是甚为不安。

听闻太上皇在此提审反贼头目,臣斗胆,前来旁听,请太上皇恩准。”

沐秋波言词温和,不急不缓,令人无法生厌。

况且,只要不定他的罪,他就是大玄王爷,他有资格进来旁听。

“既然如此,你就站到一边去吧。”

太上皇也无意多说什么,站在他们这个高度,想要知道什么不能知道?

他之所以不在校场上审讯这些人,只不过是不想让普通人知道这些皇家丑事罢了。

待沐秋波退下,太上皇的眼神巡视了一遍下方之人,最终目光落到景泰帝身上,冷淡道:“方才太师所言,朕也很好奇,不知皇帝可能为吾等解惑?”

……

距离大殿不远的一处偏殿,贾宝玉将韦笑笑拉进来,逼问:“你之前去干什么了?”

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候,任何一点错误,都有可能引来大麻烦。

虽然他和太上皇的关系很好,但要是太上皇知道他和杀了他皇孙(大皇子)的凶手待在一块,这种关系还能维持的住?

所以,韦笑笑昨晚乘乱跑了,令他有些恼怒。

这个小娘们,居然敢不守信用?!

“咯咯咯,爵爷这是担心奴家么……?”

“鬼才担心你,你死了最好!”

贾宝玉说着,心中却知道,他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担心的意思。

虽然知道这女人身手不简单,但是昨晚那么多乱兵,她又生的这样,没出事倒也算是意外!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韦笑笑笑了起来。

贾宝玉顿时无力,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对付皇帝,但是如今皇帝事败,太上皇是不会轻易饶过他的,你们的目的应该也算得达成了,就消停一下可好?”

他不知道韦笑笑,或者她背后的人还有什么计划,但他真心不希望他们再作乱。

接连两次动乱,令他都有些心生疲惫了。

这两次他都安稳度过了,难保次次都能安。

实在不行,怕也只好把这娘儿们绑了……

这么想着,贾宝玉看向韦笑笑的手脚,绑女人,他还没玩过……

韦笑笑自不知道面前之人突然闪过的心思,她闻言后,面色收敛了一下,翘首问道:“爵爷当真以为,太上皇不会放过皇帝?

那你也太小看太上皇了。

当年,太上皇明知道义忠王府几百口人皆为皇帝所害,最后,还是将皇位传给他。

可见,在太上皇眼中,江山传承,大于一切!

所以,就算皇帝这次意欲谋害太上皇,太上皇却也未必会将皇帝如何。除非……”

贾宝玉面色一变。

要是他了解的不错,昨晚的叛乱,就是从他手下的两千人马开始的!

由此可知皇帝对他的态度。

再加上昨晚,他带兵去营救太上皇,也算是坏皇帝好事之人,这么一来,若是最后景泰帝无事,他就该有事了……

但是,仔细一想,韦笑笑的话却是有道理的。

太上皇子嗣已经单薄至此了,难道让他在晚年,还要弄一出废掉皇帝的戏码?

废掉皇帝之后呢?

让义忠亲王继位?还是跳一级,令二皇子继位?

所以,最理性的选择,还是让吴天佑等人背锅,将此事压下去,让皇帝继续做皇帝……

如此一想,贾宝玉不禁有些心疼太上皇。

景泰帝昨晚可是要杀他!而他,却为了江山社稷,要选择默默忍受。

世界何曾有过公平?哪怕天下至尊,太上皇也得不到公平!

其实从昨晚的事来看,太上皇早知道皇帝的心思,但是,太上皇却只能等皇帝先动手……

只要皇帝不动手,太上皇,永远也不会对景泰帝出手。

因为,景泰帝是他儿子,是他选定的江山继承人,他就要忍让……

“除非什么……?”

贾宝玉问。他自然不希望景泰帝从此事中身而退,因为那代表着他将来会有无尽的麻烦。

“除非……”

韦笑笑看着贾宝玉,忽然又笑了,笑的很甜美。

贾宝玉见之,之前那个念头越发重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