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久后,玲珑城。

邀月楼顶楼。

“父皇,道宫的人,已经朝着玲珑城来了。”东阳煜站在门口道。

“这么早?我正想让你,引诱他们过来呢。来得早也好,趁早解决,正中下怀。”屋内的人说。

“梦听雨不会泄露你的计划吧?”东阳煜问。

“相信我,她死都不会。可能是其他方面,泄露了玲珑城的消息,”

“不过无所谓,让道宫的人,亲眼来看看轮回镜面的威力,是我计划的根本环节。”

那人道。

“明白,这把火烧得越大,微生云汐将‘十方镇魔柱’改变状态的可能性,就越大。”东阳煜道。

“接下来,看你表演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清新早晨的柠檬少女私房写真

李天命和这些道宫的顶级强者,一起破空而行,速度极快。

他到达天之圣境后,圣元磅礴,三大功法修炼而来的圣宫命泉,其程度堪比天之圣境四五重。

这是太古混沌巨兽带来的,荧火它们,同样有这种高品质的天之圣元。

李天命三大命泉,加上东皇漩涡,现在的他,若再次遇到东阳焚,绝不会如上次那样吃力。

对于他的变化,十方道宫的强者们,都看在了眼里。

只是如今情况紧急,没心情赞叹罢了。

“四十多年来,‘轮回镜面’仍然在皇族手上,他们不再和以前一样,光明正大让轮回镜面吸收人魂,而是让商脉遍布神国的玲珑阁,来秘密贩卖人口。有梦听雨亲自掩护,竟然能保密到如此程度!”

“怪不得,这四十多年来,玲珑阁发展如此迅猛,原来是有乾帝亲自扶持。”

“那么,乾帝驾崩后,到底是谁,在玲珑城,执掌轮回镜面?”

这是众人,现在最大的疑惑。

他们猜想,应该不是梦听雨本人。

梦听雨已经是天之圣境第八重,性格强韧得可怕,众人都试过了,暂时无法在其嘴里,挖出真相来。

“那三十万人,是紧急运送向玲珑城的,动静稍微有点大。”

“坤元宗主在那之前,还和梦听雨交易过了三次,每次都是七十万人左右。”

“五个月前,就有一次七十万人,同样运送往玲珑城。不知道这些人,是否还活着。”

李无敌声音冷漠道。

他算是见识到了。

曾经的对手君圣霄,和上古皇族的人对比,还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君圣霄,也就学到了一个皮毛。

“加快速度。”微生云汐说了一声。

据说那最后三十万人,前些天刚到玲珑城,如果快一些,说不定能救人。

甚至,打得那轮回镜的拥有者,措手不及!

……

不久后,一座瑰丽的城池,如同婉约的女神,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
玲珑城很繁华,整个玲珑城,都是玲珑阁的地盘。

其中,‘邀月阁’则是阁主梦听雨的府邸,平常根本不让任何人进去,甚至连梦晴晴都不行。

没有人知道,梦听雨一个人,为何占据那么大片的土地,而且完封闭。

现在,十方道宫知道了。

“来者何人,胆敢闯进我玲珑城!”刚刚飞越玲珑城的上空,就有人上来拦截。

不过,玲珑阁的人,根本追不上他们。

眨眼之间,他们已经,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“我怎么好像,看到了白默和夜一?”

“他们中间那位,不会是十方道宫的微生云汐宫主吧!”

“还真的是!”

“他们来玲珑城做什么?不是今晚就要进攻日月神皇结界吗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

玲珑城有些动乱了起来。

呼呼——

破碎狂风,李天命他们看到,前方出现了一座围城!

围城由高高的城墙的包围,以天纹结界完封闭,中间则是一座瑰丽的高楼,那便是邀月楼。

这是一个四星天纹结界,有结界阻挡,围城内的一切有些模糊。

李天命思索了一下,由长辈们打破这天纹结界,肯定会闹出动静,打草惊蛇,而且浪费时间。

于是,他喊了一声:“各位,由我来。”

微生云汐他们都知道,李天命的左臂,可以撕裂开燃魂结界,便让他来动手。

李天命落在结界上,二话不说,直接用左手上的爪子,撕开了天纹结界,拉出了一个缺口。

由微生云汐开始,他们一群人直接冲了进去。

李天命留在最后,当他走入其中的时候,天纹结界这才关闭。

进去后,眼前一片开阔。

放眼望去,这是一个如同仙境一样的世界,到处都是美妙的宫廷楼阁,还有郁郁葱葱的草地、树林、花海。

这里流水清澈,鸟语花香。

有一片粉色的桃林,绵延数万米,将一个晶莹的湖泊,包围了起来。

嗖嗖嗖!

几乎是在第一瞬间,微生云汐他们,都朝着湖泊那边去。

他们落在了湖边,站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李天命连忙跟了上来。

“看到什么了?”微生云汐声音颤抖问。

她的脸色有些惨白,声音之中,带着悲天悯人的痛苦。

很显然,她预料到了什么。

“宫主,人都死了,在湖泊里,怕是有百万人吧。”白默声音沙哑道。

微生云汐咬了咬牙。

她有些站立不稳,整个人像是垮了一样,软软的坐在地上,竟无助落泪。

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鸦雀无声。

李天命眼中——

湖泊中,有着数不清楚的尸体,个个已经浮肿,飘在水面上。

他们瞪大眼睛,保持亘古不变的笑容,在最快乐的时候,彻底消亡,魂飞魄散。

可以看到,他们中大多数人,都是生机勃勃,拥有无限可能的青少年,一个个都怀着对人生的希望。

可如今,他们密密麻麻的飘在水面上,臭气熏天。

这个湖泊没有任何血,可,这就是一片鲜血地狱!

这个画面,像是毒刺一样,插在了李天命的脑袋上,让他喘气都困难。

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什么叫做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。

“赫赫……”

他捏着自己的嗓子,他需要很费劲才能呼吸,他的双眼之中血丝遍布,哪怕有神魂塔坐镇,脑子都如此的刺痛。

这对他的帝皇天意,产生了致命的冲击,就像是一场意志上的风暴!

他的眼睛,扫过湖泊里每个人,他们彼此都不同,可这时候,他们的笑容,却强行相同。

“他们说过,数万年来,神都之下,埋葬着百亿的尸骨,都死在轮回镜面上。”

“可是,我毕竟没有亲眼所见。”

“而今日……”

他彻彻底底,领会到了十方道宫这些前辈,先烈,对上古皇族的痛恨和死仇。

“这样的一族,还不配天诛地灭吗?!”

李天命声音沙哑,他很难受,甚至有些干呕。

他不是怕了,而是怒到了极致,身体里已经天翻地覆。

诚然,他不认识这些人,更和他们没有感情。

可是,他归根结底是个人啊!

人之所以是人,便是知道同情,拥有情感,当看到同类的性命,就这样被无情的屠杀,谁不气血翻滚,谁不会痛苦?

道听途说,是一回事。

亲眼所见,闻着这百万死尸,泡在水里的臭味,是另外一回事。

白默他们,经历过四十多年前的时代,可能他们在皇城的轮回镜湖,看过同样的画面。可即使如此,他们仍然目光血红。

“宫主……”

天之殿王微生雨末,将她的姑姑扶了起来。

“我……”微生云汐抽了一下。

她的肩膀看起来很瘦弱,她是一个心怀至善,非常温柔的人,让她这样的人,去面对上古皇族的凶残无情,确实会很痛苦。

李天命不会忘记,她和自己说的每一个字。不会忘记她的盛世梦。

“真特么下贱,这群狗也配活在这世界上,真是开了眼界了。赶紧找人吧!”

李无敌只是看了几眼,双拳握紧,青筋暴起。

他身上血气翻滚,目光横扫,最终锁定了邀月楼,这围城之内,只可能邀月楼有人!

他们看到湖泊的一切,虽然心情变化巨大,但总共也就耽误几息的时间。

李无敌二话不说,朝着邀月楼冲去!

“我们来得忽然,说不定还有人!”夜一沉声说了一句,跟着李无敌而去。

其余人等,包括微生云汐在内,都迅速反应了过来,他们人多,可以四处搜寻。

就在这时候——

一个红衣人影,忽然从邀月楼的顶楼,冲了出来!

“你们怎么来了?!”

那人喊了一声,表情大变,连忙冲上天际,逃窜而去!

“东阳煜!!”

几乎所有人,都看清楚他是谁了。

他出现在这里,说明什么?

“休走!”

微生云汐、夜一、白默和李无敌等人最先追了上去。

李无敌由于先一步行动,距离东阳煜最为靠近。

他二话不说,化作一道血光,瞬间飚射到了那东阳煜的眼前!

“去死吧你!”

他手里出现一把大刀,当头砍向了东阳煜。

当!!

东阳煜挥剑一挡!

轰隆一声!

他手臂发麻,被震退三十米!

东阳煜瞪大眼睛,满脸不可思议。

不过,他根本没时间惊奇,因为十方道宫的人部追了上来,而且一个比一个凶狠。

轰轰轰!

所有攻击,朝着东阳煜轰杀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