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杨先生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黄宇询问。

虽然振奋,也很紧张,握着刀剑的手心,满是汗水。

“不着急,先等等看。”杨墨拿起长萧,再次吹了起来。

黄宇几兄弟互相对视着,难道说这是这位先生的习惯,杀人之前先超度?

杨墨自然不会这么无聊,他在确定此刻藏在山中的那些人,到底是不是自己人。

恒都的话,让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阴晴不定。

十个人,九个都是帅,这阵容不是一般的强大。这样的阵容,即便是星河将军也得另眼相待,亲自招待。

“恒都,你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”铁笔淡淡说道,也不敢相信。

“恒都,你可别为了脸面,而丢了脑袋啊。你听听,那些人都闲的吹箫了,哪像是强大无匹的长官?”

“没有能力无所谓,若是上报虚假信心,会是什么后果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两个百长继续嘲讽着。这附近的哪有什么强者?都在城市之中呢。现在这种情况,所有军官出行都非常谨慎,生怕遭遇到血魔。

会有十人小队跋山涉水到这边来?还偏巧不巧的被恒都遇到了?

小资文艺咖啡店长发美女伤感写真

这仅有的可能性,也因为箫声的响起给打破了。在这里,乐者舞者都是低贱的存在,箫这种乐器,也是被束之高阁的存在,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有听到过箫声。

“铁笔大人,这些人就在这里,我怎么会说谎呢?那不是自掘坟墓吗?如果铁笔大人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将这几位长官请过来,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挪动玉步。”恒都说道。

“自然是要我亲自前去迎接的,如果他们不是的话,恒都,你知道你是什么下场。”

铁笔在众人的拥簇下,朝着杨墨等人走过去。走近了,看到胸前的标志之后,急忙一路小跑过去。

“不知道几位长官驾临,有失远迎,还望将军们勿怪。”离着很远,铁笔便跪拜下来,行大礼。

其他人也跟着一同行礼,恒都笑得合不拢嘴,这些人可真是自己的福星啊。

只有那两位百长不敢相信,万分之一的可能怎么会变成真的呢?两个人阴沉着脸,没有跪拜下去。

他们不能拜,那样便是输给了恒都,日后见了恒都都得仰望,尊严让他们的胸膛依旧挺得笔直。

最主要的,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“两位,见了将军大人,还不下跪,你是要造反吗?”魔都呵斥二人。

黄宇也怒视过去。

二人咬了咬牙,说道:“恒都,你少在这里狐假虎威,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将军,他们是假冒的,胸前的标志也是虚假的。”

理智告诉他们,眼前这些人没有杀气,根本不可能是将军。一定是恒都铤而走险,故意找来的一群冒牌货。

他们要撕下恒都的面具,这个人便永久下场,不需要他们再多浪费心思。

“放肆!”恒都愤怒大喝。

心中却笑开了花,你们两个真是变着法的作死啊。胸前的标志能够作假吗?公然怀疑将军的身份,死定了。这些人可真是自己的福星啊,一出现便帮助自己除掉了两个最讨厌的人。

黄宇挥了挥手,示意恒都退下。

他算是看明白了,这些人起内讧了,正好可以挥剑。

“你怀疑我的身份,那是需要理由的,不如说说看,我哪一点不像是将军了?”

二人一同开口:“从哪里看,你们都不像,除了这一身皮之外,你们没有一点将军的形象。我奉劝你们,赶紧如实招来,别和这个疯子一同下地狱,冒充将军,那可是死罪。”

事到如今,没有任何退路。不能够揭穿的话,死的人便是他们,话语也狠烈了许多。

“胡闹,将军是什么身份,也是你能够怀疑的吗?还不赶紧跪下来请罪!”铁笔怒斥着二人。

同时心中也很怀疑,这些人真的不像是将军。

“铁笔大人,如果是往常,凭藉着一身衣服,自然没得说。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同。最近死亡的将军太多了,亚将军和长官们更是数不胜数。

多少人连尸体都找不到,更不要说衣服了。

我很怀疑,这些人的衣服,便是从那些尸体上扒下来的,招摇撞骗。

我们二人以性命为代价,请铁笔大人和将军,好好探查一番。绝对不能够让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混入进来。”二人掷地有声。

这就是你死我活,那就看看到底谁死好了。恒都也不禁怀疑起来,难道自己真的找来骗子了吗?

铁笔转过来对着黄宇说道:“亚将军,我是相信你的。可是有人现在用性命担保,还请亚将军”

黄宇直接打断,对着二人询问:“区区两个百长,也敢质疑我的身份。不过,本将军今天心情好,愿意给你一个机会。说说看,我要怎么做,才能够让你相信呢?”

嘴上淡然,可是心中忐忑到了极点。这两个人说的部都对,今天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蒙混过关了。初次露面,便遭遇危机,这可不是一个好的预兆啊。

“很简单,如果将军能够一剑砍死我们,我们便相信您。实力,是最好的证明。”二人坚定说道。

他们要亲自动手,杀了这个冒牌货。一点煞气都没有的人,只怕还没有亲手杀过人吧?

黄宇没有回答,偷偷的扫了一眼杨墨,看到的是杨墨闭着眼睛吹箫,完陶醉其中。

他只能自己做决定了,咬了咬牙,答应下来。

“很好,实力是最好的证明。既然如此,你们做好准备吧。”

四周之人闻言,退后到一旁。看起来,他们只是留出来对战的空间,实际上,士兵将十个人包围了起来。恒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呼吸摒住。

“我二人已经做好准备,还请将军出手。”两个人拿着武器,挺拔而立。”

“好,如你们所愿。”

黄宇大喝一声,足下用力,从马上飞起,手中刀也在同一时间出鞘,朝着二人的胸膛劈砍出去。

地下世界中,同样需要杀戮和搏命,黄宇也是有一些实力在身上的。可是他的实力,还没有达到从马上飞起来。

如此做,已经是他的极限,他也没有任何把握。

可他不得不这么做,若是跳下马再出手,便是直接告诉对方,自己是一个冒牌货了。

他没有选择,也作了死亡的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