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兰夫人看向叶萌,“有没有一点基础?

来下一盘?”

叶萌浅笑道:“那就请您多指教。”

林兰夫人神情淡淡的,“现在的年轻孩子啊,都不怎么会下棋,他们喜欢玩手机,喜欢蹦迪。”

墨老爷子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黑白两子分开以后,叶萌坐到了墨老爷子刚才的位子上,两人拉开了战局。

林兰夫人压根没有在意,她觉得,年轻的孩子没有几个会下棋的,就算是会下,那也不过是为了哗众取宠,博人眼球,只是有点基础,根本没有什么棋艺可言的。

她随手便落下一子,叶萌似乎下的也很随意。

开局林兰夫人便吃掉叶萌好几子。

林兰夫人笑道:“你这是连点基础都没有呀,虽然现在科技发达,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跟我们这些老古董不一样,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学一些的,这样子能让你更有气质,下棋同煮茶是一样的,可以磨练人的心性,陶冶情操,这样子长辈也会更喜欢你一些。”

叶萌微微点头。

林兰夫人又落下一子,继续说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流月吗?”

俏皮可爱白裙海芋少女图片

叶萌心里想着,难道是因为她姓郑?

不过嘴上没敢说。

林兰夫人见叶萌不言语,继续道:“你肯定觉得是因为她的家世,其实不然,更因为她懂的东西很多,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技能她都有,所以,我一直觉得她跟阿城更配,因为我觉得她该懂的都懂,以后成为墨家的当家主母,才不至于让墨家丢脸,不至于让阿城丢脸。”

叶萌点了点头,将手上的黑子落在了一个空位上。

林兰夫人摇头,一下子吃掉她的一大片,又开口,“你看,你这样下棋就不对,这完就是送给我吃的,你这样怎么能赢呢?

下棋同做人一样……”她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叶萌又落下一子,吃掉林兰夫人早早布下的一颗子,然后便是稳稳的胜局。

林兰夫人不能置信的看着棋盘上的棋局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

明明她一直觉得自己都是要赢的局势啊,明明她一直觉得叶萌根本就不会下棋,就是一通乱下。

刚才她到底走了哪一步?

怎么棋局就变成这样了?

难道是因为刚才她只顾着说话,所以走错了棋?

她皱着眉头,问观战的墨老爷子,“我,刚才走了哪一步?”

墨老爷子抿了一口茶,指了指说:“你刚才走了这一步。”

林兰夫人仔细一看,没有走错啊,她就是这么走的啊,也就该这么走啊。

可是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?

叶萌看着林兰夫人不能置信的表情,开口道:“若您要悔棋,我可以让您重新来过。”

林兰夫人怔怔的将棋子拿了回来,叶萌将自己刚才吃掉的棋子也再次放下。

林兰夫人这次不再说话了,仔细思索了半天,然后慎重的将一粒子落下,不是刚才的位置,另换了一个位置,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后落下的子,她想这一回叶萌应该是没有办法了吧。

然而,叶萌再次落下一子,又将她之前布下的那颗子吃掉了,然后又是稳赢的局面。

林兰夫人不能置信,她呆呆的坐在座位上,看着棋盘,“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

我明明前面一直都要赢了,我步步为营,一路布局,为什么最后居然会输的这么惨?”

她抬头看叶萌,“你,你会下棋?”

“略懂一二。”

叶萌谦虚道。

“略,略懂一二?”

林兰夫人看着这棋局,摇了摇头,“再来一局。”

她这一次又换了一个思路,依然是步步为营,这一次她并没有轻看叶萌,把每一步棋局都想到了,下的很是慎重,然而,她依然是输了,比上一次输的更惨一些。

她还是不服,再来一局,这一局输的更惨,更快。

她终于服气了,笑了起来,“原来你是高手,不错,真的很不错。”

叶萌也浅笑了一下,其实她本来是想给林兰夫人留下一点面子的,可是林兰夫人刚才拿她跟郑流月做比较,这让她有点不太高兴了,她就是她,不想跟任何人比较,更不想跟郑流月比较,她是家世好,可是并不代表她优秀。

林兰夫人瞪向墨老爷子,“文柏,你也不告诉我,原来萌萌是个下棋高手,我刚才居然还跟她讲什么棋局,你这可是看着你姐姐我在晚辈面前丢人啊。”

墨老爷子摸了摸鼻子,“我怕我说了,姐姐说我吹牛,这牛我不吹,让你自己去体会。”

林兰夫人点了点头,“体会到了。”

她端起杯子,目光落在叶萌身上,对这个丫头真的是越看越喜欢,她不仅茶煮的好,棋下的也好,刚才她还夸郑流月会下棋,是大家闺秀中的楷模,现在再仔细一看,叶萌的棋艺比起郑流月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

郑流月所学的煮茶还有棋艺不过是浮于表面的花架子,而叶萌这才叫真技艺吧。

她点了点头,笑着问叶萌,“你是从一开始就在拆我布的局么?”

如果是这样,那这个女孩儿的思维也太缜密了,缜密到让人害怕。

叶萌摇了摇头,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林兰夫人不解的看向叶萌。

叶萌开口,“如同您说的,棋局如人生,很是多变,谁又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呢,我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拆您的局,我只凭借本心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落自己想落的子,我只是在努力的护住自己想护住的棋子罢了。”

林兰夫人微微一怔,喃喃自语,“护住自己想护住的棋子?”

叶萌点头,“嗯,护住自己想护住的棋子,护住自己想护住的人,其他人与我无关,我也不多管闲事。”

林兰夫人呆呆的坐在座位上,垂眸,默默的喝起了茶,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。

墨老爷子有些惊吓,这萌萌是又惹恼了姐姐么?

刚才他还想着,萌萌这是用自己的优秀已经让姐姐对她改变看法了,可是这丫头这会儿是怎么回事儿啊?

她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啊?

是暗喻姐姐爱多管闲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