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绍原!

北冈麻智缓缓转过身来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孟绍原!

孟绍原似笑非笑:“莫文侦探,又在这里见到你了,怎么,你改行当医生了?”

“原来是祝先生,真巧在这里又遇到你了。”北冈麻智用娴熟的英语说道:“侦探的工作不好做,我正好学过医,所以我就到医院来了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孟绍原点了点头:“正好我也要回去,我顺路送你一段吧。”

“不必那么麻烦了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孟绍原很认真地说道:“我说送,就一定要送,不要违背我的想法,也不要得罪我,得罪我,后果很严重。”

北冈麻智的手插到了口袋里。

“你想掏什么呢?”孟绍原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难道一个医生身上还会带着枪吗?”

两个壮汉站到了北冈麻智的身边,一个控制住了他,一个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枪。

“还真的是枪啊。”孟绍原一声叹息:“带枪的医生?莫文侦探,啊,应该叫你北冈麻智?走吧。”

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

北冈麻智知道自己完了……

……

“我不死心。”坐在审讯室里,北冈麻智脸上写满了不甘:“我的计划非常完美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“计划真的非常完美。”孟绍原也承认了这一点:“一个和你在船上使用的差不多的计划,用一个复杂的计划,来掩盖真正的计划。让人眼花缭乱,我也几乎就要相信,你是真的要炸国民政府大楼了,可关键是,我发现了太多的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,请告诉我。”北冈麻智认真的问道。

“你让我上了一次当,同一条阴沟里我不会摔倒两次的。”孟绍原淡淡地说道:“你瞧,长奉孝武公然出现在了闹市区,拿着鼓鼓囊囊的钱包,怎么可能不被扒手注意?偏偏,他的联络纸条还都放在钱包里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扒手,到我这里来偷吧。”

北冈麻智点了点头:“长奉孝武的确是我派出去的,我知道这个人身上喜欢携带大量现金,而且有些粗知大意,你的人,早就布控了,一定会发现他的。”

“罗建和呢?罗建和知道你的计划吗?”

“不知道,为了确保你能够相信我是要炸国民政府大楼,长奉孝武是真的和罗建和在联络,罗建和也真的是按照炸大楼的计划在完成任务。”

“够狠,为了欺骗我不惜牺牲了你的两个手下。”孟绍原也蛮佩服的:“其实最初抓到长奉孝武,并且成功的和罗建和接上头后,我一点都没有怀疑。尤其是那个复杂的接头暗号,也更加让我深信不疑,越是复杂的情报,越是能够使人确信这是真的。”

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?”

“一色目庆!”孟绍原毫不迟疑地说道:“我才和罗建和接头完毕,袍哥立刻又抓到了一色目庆。抽重庆市面上看不到的日本烟,而且还竟然知道你的藏身处?接连抓到两个日本特务,看起来都是很巧合的情况下抓到的,可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。”

当时在“露丝公主”号上,也出现了太多的巧合。

池田亚都、平谷国昭、“莫问侦探”,部都是巧合。

情报战线中一旦出现太多的巧合,那就是一场预谋。

“一色目庆也是我派出去的。”北冈麻智似乎不是在那受审,而是在和一个同行讨论一次行动之后的得失成败:“我之前就故意安排人给了他最喜欢抽的‘樱花牌’香烟,然后让他知道我们住在哪,又特意安排他去采购生活必需品,我知道他有极大的可能暴露。就算没人发现他的存在,我也会刻意出卖他的。”

“这是你牺牲的第三个部下。”孟绍原微微点头:“你是个做大事的人。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了,接连被我们抓到?为什么?而且还有这些破绽露出?但我不敢确定,因为到重庆的这些特务,都是新来的,自然良莠不齐。而在随后对太平路6弄281号的突击行动中,你的这出大戏演到了最**,可也让我确定了你在演戏!”

“为什么?”北冈麻智不是特别理解:“我的演戏中有破绽吗?”

“有,而且很大。”孟绍原凝视着他:“你的戏剧本非常完美,问题是,一些小的细节,你并没有处理好。你知道我们会对你进行突击,你做好了故意暴露的准备,所以无论我们监视的人隐藏的有多好,你也一定会‘暴露’,为此你特别派出了下田信去‘暴露’自己。

你疏忽的细节一,当你们发现自己‘暴露’后,为什么要开枪?你这不是提醒我们,你们已经察觉到自己被监视了?你们一开枪,我就发现了不对,但我依然无法确定,也许是你们放哨的人太过于慌乱了吧?你留下的加茂义郎,是你牺牲的第四个人?”

“是的,他也是牺牲者。”北冈麻智丝毫没有否认:“我故意让他看到了许多事情,故意留他断后,我知道他一定会被你们给抓住的。”

“烧毁,但却没有完烧毁的文件,还有那个沙盘。”孟绍原摇了摇头:“这就是你疏忽的细节之二。文件没有被完烧毁还可以解释,但那个沙盘呢?你要执行绝密任务,会使用到一个沙盘那么明显的目标?而且在逃跑前,还没有把沙盘销毁干净。结合起我们发现的文件碎片,你只有一个目的,告诉我,你想要炸毁国民政府大楼!

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啊,还留下了炸药的痕迹,又让加茂义郎知道有炸药,可是我想,你早就把真正的炸药转移了,那里留下的箱子里根本不是炸药!”

北冈麻智苦笑一声。

孟绍原继续说道:“还有那辆卡车,是你早就准备好的,这也是你忽视的细节之三。就是这辆卡车,让我可以判断我的猜测是对的,一切都是道具,你连如何逃跑都考虑到了。卡车的目标太显眼了,一辆总是停在那里的卡车,一定会引起怀疑的。由此可以证明,你是在决定‘暴露’之前,才把卡车开到那里的!”

“疏忽了,疏忽了。”北冈麻智叹了一口气:“我应该更加谨慎一些,多考虑一些的,可是时间太仓促了。”

“你演戏,那我就配合你演戏!”孟绍原点上了一根烟:“我把所有的人都拉去了国民政府大楼,让你确信我上当了,因为我知道,在我身边有你的内奸!我就是要通过这个内奸,让你反过来上当。对了,那个内奸是唐章吧?”

北冈麻智默默的点头承认。

“唐章不是我发现的,是我手下那个叫老腊肉的发现的问题。”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:“老腊肉这双眼睛毒啊,一眼就发现了唐章有问题。一个从小就跟着父母卖水果的人,秤水果的时候,居然盯着秤看了好一会?当然这和你的不大了。”

“我很好奇。”北冈麻智开口问道:“你怎么就能确定我的目标是重庆第五陆军医院?”

“当时我也无法确定。”孟绍原坦然说道:“重庆那么大,目标太多了,所以我让老腊肉到处寻找目标,老腊肉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,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我要的情报部搞到了。我分析了整整一个晚上,才算分析出来。”

孟绍原并没有说实话。

当时他的确无法确定北冈麻智想要袭击哪里,他在分析那些情报的时候毫无头绪,可是当看到关于重庆第五陆军医院的时候,一个念头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。

宋美龄会在这天慰问第五陆军医院,并且留下有名的“抗战最美之吻”,北冈麻智的目标会不会是这里?

北冈麻智就算再聪明,也不会猜到,自己的对手能够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!

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,孟绍原装作吃坏了肚子,和老腊肉悄悄进入了第五陆军医院。

第五陆军医院的防备之差,让人扼腕叹息。门口站岗的,对进出的人不做任何盘查,完就是在那应付差事。

日本人想要混进去太简单了。

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。

孟绍原和老腊肉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“那个人绝对不是做卫生的。”老腊肉的一双眼睛非常毒:“你看,他打扫卫生的时候非常敷衍,难么大的一块脏的都没有发现。还有握扫帚的姿势,哪里像是一个勤杂工?那双眼睛一直都在滴溜溜的乱转,我可以非常确定,这个人是假冒的。”

“还有那个医生,也是假的。”孟绍原捂着肚子低声说道:“刚才有个病人问他问题,他连对方的病情都没有问,而是让病人去别的医生办公室,指路的时候,也是在那乱指。他妈的,那个方向是去厕所吧?我刚去过。”

“我一个个的排查。”孟绍原嘴角露出了微笑:“谁是才进医院的,不管是医生护士还是病人,认真查的话,其实并不那么复杂。”

“你赢了,我输了。”北冈麻智倒也坦率:“但我还是想不明白,你凭什么就能锁定重庆第五陆军医院?”

关于这个秘密,孟绍原发誓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知道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