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杨墨,本小姐没有精神病,你才是十恶不赦的大魔王。我如果是你,就用自己去换肖警官,而不是在这里下棋。就算你赢了,又能够怎么样?”

如果不是高鹤在一旁拦着,她一定会将棋盘给掀了。

还以为杨墨到这里来,是找老爷子商量对策呢,却不想是玩乐。遇到事情,不想办法解决的男人,她最瞧不起,也称不上男人。

“雪儿,少说一句话,说不定杨哥已经在想办法了。杨哥既然说了,人在路上,便一定在路上,我们再等等吧。”高鹤劝说着。

“呵,他这种不是男人的人渣说的话,你也会相信?这只是他的托词罢了。你什么时候和这样的人渣关系这么好了?果然是两个人渣。”寒雪怒视着高鹤。

“你很了解我吗?你怎么这么断定没有人来呢?”杨墨询问。

“因为你是人渣啊,若是一会真的有人来了,我给你洗一个月的四角裤。若是没有人来,你敢用自己进去换肖警官出来吗?”寒雪叫板。

“也好,就让你我洗一个月,算是对你管我叫人渣的惩罚。”杨墨点了点头。

寒雪冷哼,上钩了就好,在肖老爷子面前,看你如何耍赖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幻影直接开到了院子里面来。呼啸而过,在几个人的身旁猛然停下。

真的来人了?天啊,杨墨怎么做到的?掐指一算算出来的吗?

高鹤也懵了,就算肖老爷子做了准备,可也没有告诉杨墨,杨墨是怎么知道的?这也太神了吧?

气质SISY思小清新粉色性感短裙秀美腿写真

在两个人的震撼中,王启军从车子上走了下来。

除了一个司机之外,便只带了一个贴身护卫。看到高鹤,目光凝滞了一下,便迅速恢复正常。可是下一秒,磅礴的杀气碾压过来,差一点将其逼退回车子里。

好强的杀气!这杀气足以杀死普通人吧?幸好我早有准备。王启军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“区区杀气震慑人,低等手段!”

一旁的护卫轻喝一声,磅礴气息从身上喷涌而出。

一瞬间,杀气逼退,天地清明,一代天神在混沌中开疆拓土。

王启军得意轻笑,自己这一次可是将王家的底蕴都拿出来了。杨墨,今日,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他笑呵呵的说道:“两位早就料到在下会来吗?下棋等着我?我也很久没有下棋了,想要找人切磋一下呢。”

可下一秒,肖老将军一子落下,杀气再次浓郁,将护卫开拓出来净土覆盖一大半。王启军脸色瞬变。

“王先生不用担心。”护卫轻蔑一笑,一掌拍在空气中。

“呵呵,前辈,您要输了。”

一棵棋子被杨墨的两根手指送到棋盘之上。

风吹叶落,花开谢。春风扎起时,冰雪已飘扬。

轰!

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。护卫和王启军二人齐刷刷跪在地上,无法站起。身后,幻影发出声,刚刷的漆掉落一层

“这?用棋盘杀人?”

寒雪二人目瞪口呆,此刻已无言。他们亲眼见证了一场对决,对决中,一方惨败。

这就是杨墨自信的资本吗?这种手段,世界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吧?这才是杨墨真正的实力吗?我之前还在杨墨的面前嚣张,他若是用这种手段对付我,只怕我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吧?

天啊,我刚才还想要将棋盘掀了,原来他们是在布杀招。杨墨是真的胸有成竹。

“杨墨,你放开我。”王启军咬牙切齿。

护卫早已经是满头大汗,他用出了力来,依旧无法冲破这浓浓杀气。这得是杀过多少人,胸中的杀意有多强,才能够爆发出来。

“下棋中,最不喜他人打扰。你若寻死,送你上路。”杨墨再次回应一句。

随后,便认真下棋,不再有任何言语。

杀意在弥漫。棋盘上,风卷残云,喊杀声震耳。

时间一点点走着,棋盘上的争锋却是越来越激烈。

王启军跪在地上,怒火在不停增加,困惑也在不停增加。

明明是肖璇被抓了,为什么这两个人能够如此淡定,看起来反倒是自己吃了亏,要急不可耐的解决事情呢。

这一盘棋,足足持续了四个小时,肖老将军才一子落败。

“呵呵,英雄出少爷,老夫不是对手。”肖老爷子笑呵呵的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侥幸而已,若在战法上,晚辈不是前辈的对手。”杨墨笑着回应。

与此同时,空气中的杀气才完消散,不留任何痕迹。

寒雪二人大口喘着粗气。作为一个旁观者,依然不好受。

王启军的双腿早已经发麻,无法站立。

“扶我起来。”王启军咬破嘴唇。

今天这份,他记下了。除非身死,永恒不忘。

护卫叹息中将王启军搀扶起来,却没有了战意。不需要真正动手,他便明白,自己不是杨墨的对手。

“王先生,我和你素无往来,不知道为何今日登门拜访?”王老爷子这才看向王启军。

王启军面不改色:“前辈,肖璇是被我送进去的。前辈不想找我谈谈吗?我怕老将军折腾,所以亲自上门来拜访。”

肖老将军点了点头:“来者是客,请坐。有什么话,也请您直言,老夫听着。”

王启军刚刚坐下,听到后半句话,再次凌乱。

现在主动权可是握在自己手中,不是老将军求着自己吗?怎么听起来自己是上门来求人的呢?

他轻哼一声,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既然你们两个人故作姿态,那我陪着你们玩,看看谁能够耗得起谁。

就这样,三个人都不说话。

十几分钟后,老将军询问杨墨:“ 休息的差不多了,要不我们再较量一下?”

“甚好!”

杨墨点头,重新布置上棋盘。

王启军慌了,他可不想再在地上跪几个时辰。

离开,他也没想过,这件事情不解决掉,他心中便无法安宁。

无奈,他只能是率先开口:“老将军,肖璇姑娘现在成了青平社老大这件事情,您不知道吧?”

寒雪和高鹤二人竖起大拇指来,能够将谈判谈成这种情况,着实让人佩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