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微勾唇,“以后再说吧,先吃饭,下班考国文,我还有些东西想再看一下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于莹跟着念微一起离开。

考完第一场,下一场考试在下午。

同学们都跑出去吃饭。

念微带着于莹走出学校,“走吧,今天没有给你小抄,抱歉啦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于莹忙摆手,“你自己都没有做完,肯定是时间不够,没关系的,这一次题那么难,我抄了你的选择题,应该也是有分数的,你可是咱们年级第一名啊,你都没有做完,

我估摸着许多同学只做了选择题,而且是靠蒙的,我比他们强,只要别让我掉出一班了就好。”

念微笑了一下,“那走吧,咱们也得吃饭啊。”

“好的,走。”

两人一起刚出校门,就看到公上晴正站在学校门外的一个小摊贩前,问:“这个凉面多少钱一碗啊?”

“两块钱一碗,要几碗?”老板看着公上晴问。

公上晴伸出一根手指,“就要一碗。”

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

老板点头,“好嘞,先坐吧。”

公上晴走到座位跟前,刚准备坐下,屁股下面的凳子被人一脚踢走了。

本以为她会摔倒,没有想到小丫头居然撑住了,像扎马步一样的保持着那个姿势几秒,然后站起来,转身看到念微和于莹站在她面前。

她看了她们一眼,没有理会,又去另一个位子上坐,可是凳子又被踢走了。

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公上晴问。

“做什么?今天考试之前,我是不是警告过你,不要早交卷,你为什么不听?”念微冷冷的问。

公上晴有点莫名其妙,“不是,同学,我早交卷与你有什么关系啊?”“我说过了,让你不要早交,你就不要早交。”念微声音拔高了一些,“你会影响到我,你一个学渣没关系,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,也许这一次考试之后,我有机会进圣斯特

的。”

“哦,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?我交的是我自己的卷子,又不是你的卷子,我影响你什么了?”公上晴依然不解。

念微实在不想把自己心理素质差这件事情拿出来说,于是她只能蛮横的道:“我叫你不要早交,你就不要早交,否则,以后,你就等着退学吧。”

公上晴眨了眨眼,想了想说:“可是我做完了,自然要交卷了,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,你为什么非要我陪着你坐着?莫不是喜欢我?”

“我呸。”于莹唾了一口,“你要点脸不?还做完了,就你这样的九班学渣,你能做完?不就是乱写一气吗?我们念微说不让你交,你就不要交,小心挨揍。”

这个于莹学习不行,但是倒是长的人高马大的,这要是打起来,公上晴能被她压扁了,此刻她恶狠狠的看着公上晴。

卖面的老板看到几个小孩子有争执,心劝道:“唉哟,都是同学,吵什么架呀,快来吃面吧。”

老板叫公上晴。

公上晴也不想理她们,觉得她们莫名其妙。

她转身刚要去接老板手中的面,她背后的马尾辫子被人一把拽住了。

拽的她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。

“唉哟,别打架,别打架。”老板想过来劝,刚走了没两步,眼前一花,只听到‘咚’的一声,一个人被摔到了地上。

老板下意识的以为是公上晴,心里还想着,唉呀,那么瘦弱的丫头,会不会摔死哟。

结果等老板一低头,却看到摔倒在地上的居然是那个人高马大的丫头。

老板不能置信。

只见公上晴轻轻的拍了拍手,朝老板伸手道:“我的面。”

“哦哦。”老板赶紧将面递给公上晴。

小姑娘接过面,也没有坐下,大约是真的饿了,拿了一双筷子便往嘴里扒面。

“呜呜……好疼啊,好疼啊。”于莹躺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已。

念微看到这情形,赶紧跑回学校叫老师。

很快,老师跟念微一起跑出来,这考试期间,同学之间打架,是很令老师头疼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,还是九班的学渣打了一班的学生,那可怎么得了。

一班的学生可都是学校的好苗子,以后学校的升学率靠他们的呀。

念微把自己的班主任吕秀秀和九班的班主任李秀萍都叫来了。

于莹这会儿还在地上躺着,说是自己起不来身了。

两位班主任吓了一跳,赶紧叫了救护车。

吕秀秀气势汹汹的道:“李老师,你们班的学生打了我们班的学生呀,这事儿你怎么解释?你说说你们班的学生学习不好也就罢了,怎么思想品德也这么有问题吗?”

李秀萍本来在学校就是夹着尾巴做人的,每个学生进她的班级,学不学习不重要,当然,九班也没有学习的,但是她总是会叮嘱他们少惹事儿。就算惹事儿了,也是自己班里的同学自己疯闹,她平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之前说是李东老师欺负公上晴,梁婉君跟她说过的,她却不想管,可是现在倒好了,这

个公上晴居然打了一班的学生,这可怎么是好?

她立刻跟吕秀秀道歉,“抱歉吕老师,是我没有教好她,我一定会好好批评她的。”“批评?这是批评就能了事的吗?现在考试呀,于莹现在躺在地上起不了身,也不知道怎么了,如果影响了这次考试,谁负责呢?我们一班的学生,每一个都是有进圣斯特

的可能的,又不像你们九班,考不考都无所谓。”吕秀秀得理不饶人。李秀萍立刻点头附和,因为她自己也觉得是,九班的学生就是纯属混日子,有好多学生都在一年级坐了三四年了,也不见升级的,考试考不好,校长便不让升,她其实挺

绝望的。

“是是是。”李秀萍点头,然后看向公上晴,“你怎么回事儿啊?怎么还学会打人了?”

公上晴不说话,继续吃面。李秀萍把她手上的碗夺了去,丢到桌子上,“吃吃吃,你还有脸吃,你说说你都做了点什么事儿啊?能不能不给我惹麻烦啊?当你们的班主任我已经够累了,够没有脸面了

,你现在还打人,整天让我在别的老师面前抬不起头来。”公上晴抽了一张纸,慢条斯理的擦了一下嘴。